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死亡万花筒_ 69.天生一对-

时间:2021-07-06 16:4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西子绪小说死亡万花筒 69.天生一对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林秋石猜测钥匙大概率和校长室有关系, 阮南烛和他猜测的差不多, 所以他们两人都在等待着夜晚的到来。

    封永乐见他们平静等待的模样,也按捺下了焦虑的心情。

    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去了。当时针指向八点,太阳落入地平线,整个疗养院再次被黑暗吞没。

    阮南烛和林秋石他们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八点一到, 高跟鞋的声音没有出现。与之相对的,林秋石却是听到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传来了男人的惨叫声。这叫声林秋石很熟悉, 正是江英睿——也就是院长的声音。

    封永乐本来站在窗户边上,听到这叫声朝着外面支了支脑袋, 小声道:“你们来看……”

    林秋石站过去,看到了外面的景象。

    只见楼底处, 护士再次以一种扭曲的姿态出现了。她手里拖着一具已经看不清楚模样的尸体,慢慢的从楼下走过,最后爬上楼梯。

    那尸体虽然认不出模样, 但可以从衣着上判断正是院长。

    林秋石听到了孩童的哭啼声, 他看了阮南烛一眼, 见他神色平静,似乎什么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林秋石犹豫片刻,还是把自己听到的声音告诉了阮南烛。

    阮南烛看着他打出的字,稍作沉吟:“我去楼顶找钥匙, 你们在隧道门口等我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闻言摇摇头, 示意自己不同意:我要和你一起去。

    封永乐讪讪道:“那我也一起去吧。”看着两个姑娘为他冒险, 总是让人觉得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谁知道阮南烛瞅了他一眼, 道:“你还是去隧道吧。”

    封永乐:“……”是错觉吗, 他居然从阮南烛的语气里听出了嫌弃的味道。

    封永乐挣扎着还想说点什么,却见阮南烛手一挥,抓着林秋石转身就走,留下封永乐在原地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    阮南烛和林秋石上了六楼。

    今天和之前都很不同,护士没有再在走廊上奔跑,也没有不停的跳楼。她似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于是便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阮南烛和林秋石走到了院长室门口。

    院长室里很黑,也很安静,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处。阮南烛伸手握住了门把手,轻轻一拉,面前的木门应声而开。他走到了里面,摸索着墙壁打开了灯。

    灯光亮起,整间屋子的景象都一览无余,林秋石的眼睛适应了亮光几秒后,便看见最后剩下的那张空着相框果然被填满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相框里的画却不止一个人,而是一对男女。

    男的穿着医生服,女人穿着护士服,男人的表情略微有些僵硬,而女人却笑容甜美,仿佛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阮南烛看着相框,拿了张椅子过来,因为相框挂的有些高,必须得踩在什么东西上面才能取下来。

    林秋石的目光则放到了屋子里的其他地方,他忽的注意到屋子里的抽屉被打开了,便慢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开着的抽屉里还放着那具婴儿的骸骨,林秋石盯着骸骨,突然想起了什么。他记得昨天院长逃跑的时候,似乎很看重这个骸骨,难道是这个骸骨有什么用处……他略微犹豫,伸出手将那骸骨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秋石刚拿起骸骨,那边阮南烛将相框取了下来。他将相框翻了个面,看到了挂在相框后面的钥匙。

    阮南烛神色一松,知道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,他迅速的将钥匙取下,然后想要将相框挂回去。

    事情进行到了这一步,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——相框挂不回去了。

    本来很容易做到的事情,却变成了无法完成的事,相框不断的从墙壁上滑落,阮南烛的神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秋石注意到了屋子里气氛的变化,那相框一取下来,其他的遗像就开始慢慢的动了起来。起初只是眼神,接着是表情,最后——他们伸出了手,想要从相框里爬出来。

    而阮南烛手里的那张合照,院长开始露出怪异的笑容,护士的神情竟是和他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这些变化不过是发生在一瞬之间,阮南烛迅速反应过来,表情大变:“不对劲,我们走——”他不再试图把相框挂回去,叫了一声便转身狂奔。

    林秋石跟在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两人冲出院长室,便朝着楼梯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但林秋石发现了异样,原本很容易跑下去的楼梯,却变的漫长无比,他们拐了好几次弯,却还在原地打转。

    阮南烛的脚步停了,他蹙起眉头:“我们被困住了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还没说话,便看见楼梯前面出现了影影绰绰的身影,起初他以为只有一个,但很快,他发现身影并不是一个,而是一群——遗像里面的那些人,全部从相框里跑出来了。他们站在走廊的尽头,对着林秋石和阮南烛咧开嘴笑了,黑洞洞的眼睛和黑洞洞的嘴,让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人,更像是纸糊起来的面孔。

    林秋石后背起了一层凉气。

    阮南烛深吸一口气,慢慢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血红色的玉镯,他把玉镯递给林秋石,道:“戴上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看向他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阮南烛说:“可以保你一命的东西。”他的神色少有的出现了些许焦躁,也让林秋石清楚的感觉到眼前的情况非常不妙。

    林秋石道:“那你自己呢?”

    阮南烛说:“我有我的办法。”他把钥匙也给了林秋石,道,“待会我们冲过去,你直接往楼下跑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看着阮南烛的脸,再次问了一遍:“那你自己呢?”

    阮南烛不说话,他的语气很淡:“应该死不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应该,不是死不了,林秋石看着他,语气坚定:“不,我不要一个人走。”

    阮南烛闻言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一个人走。”林秋石说,“要走就一起。”

    阮南烛:“别闹——”他还想再劝林秋石,面前人影却开始朝着他们移动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移动的速度很快,转瞬之间便到了林秋石和阮南烛的面前。就在这一刻,林秋石突然做了个动作,他把手伸进包里,掏出了他刚才在院长室里拿出来的婴儿骸骨。

    这个举动很突兀,林秋石也不知道这么做有没有用,他只是凭着自己的直觉——

    本来朝着他和阮南烛靠拢的人影突然散开了,他们的眼睛虽然只是黑色的洞,但林秋石却从他们的神情之中看出了一种惊惧的味道。这些东西的确是怕这个婴儿……林秋石心中一喜。

    阮南烛也看到了这一幕,不过这会儿他也没有时间细究什么,抓着林秋石的手直接穿过了黑影,继续往前跑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那些黑影没敢拦住他们。

    林秋石心中重重的松了一口气,知道他们又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楼梯的景色开始变得正常了,但事实上周围的情况却开始不对劲起来,空气里开始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,林秋石和阮南烛跑过四楼的时候,看见四楼走廊上洒满了鲜血。阮南烛和林秋石对视一眼,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苦笑的味道,他们在想同一件事——希望封永乐没事吧。

    疗养院开始躁动起来,原本在房间里睡觉的病人们离开的自己的房间,互相攻击。

    林秋石路过二楼,亲眼看见一个病人将另一个病人推倒在地上,然后低头咬住了那个病人的喉咙,听到他们的脚步声,这病人抬起满是鲜血的脸,冲着他们笑了笑。

    类似的情形不计其数,简直好像整个疗养院里的恶意都被释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阮南烛和林秋石终于到达了他们和封永乐约定的地方。

    封永乐见到他们,高兴的差点从地上跳起来,他似乎也受了点伤,脸颊上有些擦痕:“你们终于来了——我他妈都要被吓死了,这些病人在发什么神经——!”

    阮南烛说:“快进去!”

    封永乐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白天的时候,确定了铁门就在隧道的尽头,所处的位置不是很远,但需要经过一段堆满了裹尸袋的道路。

    白天他们进来的时候还好,但此时他们踏上隧道,却发现脚下的裹尸袋动了起来,甚至于有尸体将裹尸袋挠破,从里面伸出了惨白的手到处摸索——他们想要抓住路过的人。

    阮南烛走在最前面,绕开了那些手,林秋石紧跟他的步伐。封永乐则脸色惨白,但好歹是没有掉队。三人都非常小心,尽量的远离这些惨白的手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很难完全避开,毕竟整个隧道都被尸体堆满了,甚至于他们脚下踩的都是柔软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种糟糕的感觉,林秋石额头上溢出一点冷汗。

    “操——”走到最后的封永乐突然发出一句叫骂声,林秋石扭头一看,发现他的脚竟是被一只手抓住了。

    那手抓的极紧,封永乐差点没整个人直接摔倒,他颤声道:“我……被抓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用力挣扎着,但那手仿佛铁铸似得,怎么都挣扎不开。

    林秋石看了眼阮南烛,见阮南烛的眉头皱了起来。林秋石花了三秒钟来犹豫,随后便露出坚定的表情,从兜里掏出了一把折叠刀。

    这折叠刀很锋利,是阮南烛帮他选的,据说是削铁如泥……

    林秋石拿着刀走到了封永乐面前,封永乐瞪着眼睛:“秋……秋秋……你要做什么……”不得不说,这么个柔弱的姑娘拿着把刀面无表情的看着你,却是有种莫名的惊悚感。

    林秋石没理他,直接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封永乐道:“别——别砍我的脚——”他吱哇哇的正在叫,就感到脚下一松,低头看去,却是发现抓着他的手被林秋石一刀砍断了。

    然后林秋石用一种看弱智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封永乐有点尴尬,干笑两声:“哈哈,我开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心想要不是你叫的那么惨我就真的信了你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那边阮南烛已经用钥匙打开了铁门,铁门一开,露出后面散发着微光的道路。

    阮南烛冲着他们招了招手,道:“快过来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铁门被打开,隧道的尸体们更加躁动,林秋石和封永乐加快了自己的脚步,终于到达了隧道面前。

    封永乐这次没客气,和阮南烛他们打了招呼之后直接冲进了门后。

    阮南烛道:“走,进去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点点头。在进入门后之前,他朝着隧道的尽头看了一眼,却是看到那个护士站在了门口,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院长站在她的旁边,眼神怨毒无比,看的人心中发凉……可以想象到,还没有到达这里的人,遇到门口的两个鬼怪,会遭遇什么。

    林秋石收回目光,转身跟着阮南烛进入了门口。

    经过长长的隧道,他们回到了现世。

    林秋石重新出现在了别墅里,顿时有种恍如隔世之感。

    栗子正巧从他的身边路过,喵呜喵呜的叫了两声,竟是少有的用脑袋蹭了蹭林秋石的脚。林秋石这才回神,面露欣喜之色:“栗子!!你终于肯让爸爸抱抱了!!”

    他高兴的把栗子抱起来,然后露出栗子毛茸茸的白肚皮,再把脸埋在里面……

    从楼上下来的阮南烛一到饭厅就看见了这个模样的林秋石,他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,但很快恢复过来,道:“林秋石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还在沉迷吸猫,直到阮南烛又叫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?什么事啊?”林秋石抬头。

    这会儿正是春天,栗子掉毛的季节,林秋石一抬头,嘴唇上还沾着一根白色的猫毛。

    阮南烛走过去,用手按住了林秋石的嘴唇,轻轻摩挲了一下,把那白色的猫毛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秋石道:“终于出来了。”他松了口气,感觉身体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“嗯,好好休息。”阮南烛说,“你看看你的包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点头,打开自己的背包,看见里面的东西后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只见他的包里,竟是还放着那具他从院长室里面拿到的婴儿骸骨,只是这骸骨被他带出来之后出现了些许细微的变化,身体变得漆黑无比。

    阮南烛:“果然是可以使用的道具。”

    说到道具,林秋石想起了阮南烛给他的红色的手镯,之前在门里面没有仔细看,这会儿出来了他才发现这镯子是血玉质地的,看起来非常的漂亮,颜色通透,其中有红色的雾气点缀其中,一看就不是凡品。他把镯子取下来,递给阮南烛道:“哦,这个还你,这镯子还挺漂亮的啊。”

    阮南烛接过来,淡淡道:“漂亮倒是漂亮,只是是死人身上的东西,不然送你戴着也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笑道:“我又不是姑娘,戴这个做什么。”他对首饰之类的东西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阮南烛却挑了挑眉:“真的么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:“……”他这才想起自己还穿着女装,叹了口气,他道,“那这骸骨怎么办?就放在家里?”

    阮南烛说:“屋子里有个书房,书房里有几个保险箱,这种东西你平时锁在保险箱里,进门的时候再带着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歪了歪头:“所以这东西有什么用处……”

    阮南烛摇摇头:“不知道,但肯定有用。”

    至于什么用处,还需要自己去摸索,和之前的日记本一样。

    林秋石点点头,示意自己知道了,之后他便回了房间,将身上的女装换了下来,又洗了个澡,坐在卧室里打开论坛上网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样高强度高频率的进门的确是件非常累人的事情,至少林秋石就觉得很疲惫,也不知道阮南烛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
    林秋石休息了一晚,才感觉好了些。

    第二天,程千里问他这次门里面感觉怎么样。

    林秋石说:“还行吧,在门里面遇到个和你挺像的人。”

    程千里:“和我挺像的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林秋石:“聪明又可爱?”

    程千里面露狐疑之色,道:“真的假的?你别是骗我吧,虽然我的确聪明又可爱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道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之前阮南烛说过,越到后面的门,对于进门的时间就会预感越精确,等到了第十扇的时候,你甚至清楚的知道自己进门的具体时间,哪一分哪一秒——这大概也算是门对于他们的一种宽容,至少在进门之前可以做好充足的准备。

    林秋石从这扇门出来之后,思考了很多,他在第三天找到了阮南烛,表示自己想和他交流一下。

    阮南烛好像正在网上和人谈什么事情,扬扬下巴示意林秋石坐,直接道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说:“其实……我一直想知道,真的有人从十二扇门里面活着出来了么?”

    阮南烛敲击键盘的手微微顿住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厉害的人,也才过了十扇门。”林秋石说,“你见过过了十二扇门的人吗?”

    阮南烛说:“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一愣。

    阮南烛说:“事实上谁都没见过。”他语气很平静,说出的话却让人非常的惊讶,他道,“但只能这么想。”他停顿片刻,“这是唯一的路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你很坚强,这很好。”阮南烛说,“但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你这么坦然的接受现实,所以说,他们一定要有一个目标。”

    所以大家便默契的将这个目标设置成了十二扇门。

    并且坚信,只要过了十二扇门,便是他们期待的新生。

    林秋石道:“就没有一点证据证明这件事?”

    阮南烛道:“要是其他人,我或许会说有,但对于你,我不想撒谎。”他合上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,转过头,眼神深沉的凝视着面前的队友,“你很合我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面对阮南烛的目光,林秋石微微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这目光太深沉了,里面藏了太多的东西,多的林秋石根本无法解读出来,他道:“他们都知道吗?”

    阮南烛:“有的知道,有的不知道。”他摊开手,做了个无所谓的手势,“知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呢,反正都是要这么过的。”

    反正也要经历那么多扇门,无论是自愿还是不愿。

    林秋石其实没想到阮南烛会对他这么直白,他以为阮南烛至少会找些借口敷衍一下,谁知道他就这么坦然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秋石苦笑:“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。”

    阮南烛眨眨眼睛:“我看错了么?”

    林秋石沉默。

    阮南烛没有看错,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他而言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,他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。

    阮南烛说:“程一榭就要过他的第九扇门了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闻言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得陪他进去。”阮南烛道,“我还在思考要不要带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现在已经过了六扇门,如果他能从程一榭的第九扇门里出来,那他就能直接跳过第七扇和第八扇。

    林秋石说:“那你的思考有结果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阮南烛说,“至少目前还没有,你呢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林秋石想了想,老实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阮南烛看着他的模样,却笑了起来,他道:“林秋石,我很喜欢你,我们很适合合作,是天生一对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很坦然,林秋石并没有感觉哪里有问题,他和阮南烛的合作的确很愉快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阮南烛,“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点点头,站起来出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阮南烛说过很多次了,但事实上林秋石并没有对自己的特殊之处有什么特别的认识。直到之前新加入他们的那个叫做秦不殆的新人突然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这意外还是林秋石先撞破的,那天他半夜突然饿醒了,想去楼下的餐厅找点东西吃。

    结果走到门口的时候,却听到里面传来了狼吞虎咽的咀嚼声。

    林秋石脚步微微一顿,没有开灯,他轻轻的走进了厨房,借着不算明亮的月色看到了蹲在角落里的秦不殆。

    秦不殆蹲在地上,手里捧着一大块生肉,正埋着头用力啃食,他没有听到林秋石的脚步,几乎全身心都沉溺其中。

    这一幕太过怪异,甚至给了林秋石一种他还在门里面的错觉。好在这错觉只是一闪而过,林秋石略微有些犹豫的开了口,叫出了他的名字:“秦不殆……”

    秦不殆的动作顿住,表情瞬间僵住,他慢慢抬起头,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林秋石。

    在和他视线相接的一瞬间,林秋石甚至觉得面前蹲着的人不是人,而是一头野兽。

    但秦不殆很快恢复了神志,他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,把肉一丢,他说:“你听我解释……”他朝着林秋石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林秋石不由自主的想要后退,但他忍住了这种感觉,看着秦不殆走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秦不殆说:“我不想这样,可是我忍不住。”他舔了舔唇,目光在林秋石白皙修长的颈项上打量片刻,又垂了眸子,“我真的……忍不住了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